Contact Us

Consulting

Archive of legal consulting services.


  • 八大道22歲華青街頭猝死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15日紐約報導】布碌崙八大道華社又爆人間慘劇,年僅22歲的華裔青年張雄週三(14日)凌晨外出給朋友幫忙,在離家僅一條街之遠處摔倒在路邊並昏迷過去。被送醫後,張雄很快撒手而去,留下悲痛欲絕的家人。 離奇猝死的華裔青年張雄的姐姐、姐夫及其他親友15日前往美國亞總會求助。據從皇后區趕來的姐姐和姐夫講述,本週二晚上,張雄前去姐姐家取他剛剛寄來的白卡,大約晚上11時半姐夫駕車將他送回位於布碌崙六大道交60街的家中。誰知,12時多(週三),姐夫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位朋友說“你弟弟出事了!”等姐姐和姐夫二人飛車趕到醫院時,見到醫生在張雄的心臟處按壓,然後說“你弟弟已經走了”。 據在場的張雄女友說,事發當晚,返家的張雄要出去給朋友幫忙,她見時間太晚了便勸阻他不要出去。但張雄執意要出去,並說自己心裡不舒服,於是在兩人發生了爭吵後走出家門。見狀,她趕緊鎖門也追了出去。 據女友說,張雄見她追來便開始跑,只跑了一條街至七大道59街時,突然臉朝下,一頭摔倒在路邊停放的一輛轎車前。等她趕到張雄身邊時,見他長呼了一口氣便昏迷過去,但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出血。 當時其女友趕緊聯繫了一位朋友,朋友2、3分鐘後趕來,看到人事不省的張雄,馬上叫了一輛電召車。電召車大約7、8分鐘後趕來,將張雄送往附近醫院搶救,但很快被醫院宣布死亡。 法醫屍檢其心臟重於常人 事發後,悲傷的親友想弄清張雄的死因,趕到出事地點附近找到了監控錄像。錄像顯示,當時張雄摔倒後幾分鐘內頭還抬了一下,似乎還在呼吸。據張雄的女友說,張雄平時身體挺好的,偶爾會說有一點頭痛。經法醫初步屍體解剖後,發現張雄的心臟比正常人重了約180克,但其確切死因還需進一步檢查。 家鄉父母聞訊悲痛欲絕 瞬間發生的悲劇,令一家人幾乎難以相信。事發當夜,張雄的姐姐、姐夫就將噩耗告訴了遠在家鄉的父母和其他親人,當時在家的所有親友都哭了。而張雄的母親天生聾啞,其父親因小時候發高燒無錢醫治也留下耳聾和說話障礙的殘疾,等他們終於明白全屋人為何哭後,二人更是悲痛欲絕。 據介紹,張雄於3年前借下7萬元的債務偷渡來美,之後一直辛苦打工,在餐館做壽司師傅,債務也剛償還了一半,而9月是他來美的3週年。出事前他申請的政庇已通過,也拿到了A5卡。另外,他還計劃明年和女友一起返鄉,結婚生子。長得帥氣、性格開朗又熱情的張雄,身邊人都非常喜歡他。誰知,突發的慘劇令他夢斷。 悲傷不已的姐姐希望能在亞總會的幫助下,申請媽媽和爸爸來美,讓從小到大從沒走出過村子的父母來美與他們最疼愛的兒子見上最後一面,然後把弟弟帶回家。 亞總會會長陳善莊同意助張家一臂之力,聯繫各方協助其父母申請簽證,希望能讓苦命的張家父母實現心願。同時,他也呼籲民眾發生意外時,應立即報警,不要私自搬動傷者,而是要等待急救人員趕來施救。

  • 上門索債案案情反轉 當事人現身透露隱情

    上週末本報曾報導過有三名華人登門,向一名拖欠5萬元賭債的陳姓華裔婦女討債,因企圖強行入室而遭逮捕。但隨著當事人的現身,該案卻大反轉。據稱,案中報警的陳姓華婦是閩籍社區多個標會的會頭,2年前倒會後拖欠會腳們至少上百萬元。事發當天幾名會腳依約前去拿錢時,陳姓會頭又故技重施避而不見,一名會腳出於憤怒而踢門,遭會頭報警而令幾人被捕。 在該案中遭逮捕的華裔男子翁先生、庄先生,以及其他三名會腳13日下午前去美國亞總會求助,從而令案件背後的隱情曝光。據悉,在上述案件中被抓的是翁先生及其妻林女士和莊先生,而報警的是他們所入標會的會頭陳英英。 據莊先生表示,他們一眾人先後在2013年至2015年間加入陳英英的標會,那時陳經營著6、7個標會,陳之前在衣廠做工,和會腳中不少人是同事,他的太太也和她是同事,當時陳英英還專門到他家動員他們入會。出於信任,他和太太入了會,誰知卻上了賊船。 莊先生說,2017年陳英英開始倒會,並以各種藉口拖欠眾會腳的錢不還,僅他被拖欠的就有7萬元之多。在上述報警案中被抓的翁先生說,他太太被陳英英拖欠5萬元,當天前來求助的陳先生和另一名會腳說分別被拖欠5萬元和3萬多元。據他們粗略估算,眾會腳遭陳英英故意拖欠的錢至少有上百萬元。 據介紹,為了追回他們辛苦打工的血汗錢,這2年間會腳們無數次向陳英英追討,而對方以各種藉口不還,或者開出假的支票給他們,等會腳將支票存入銀行時不僅跳票還遭罰款。 當天前來求助的幾名人士均出示了他們所在標會的會單,以及陳英英之後寫下,但從沒兌現過的各種借款或還款字條。莊先生說,眾會腳已要了無數次,但都無果。而陳英英經常玩弄的伎倆就是答應“還錢”,等大家依約上門拿錢時,她則找出各種藉口避而不見,或說自己突然生病了,或有急事外出了,或說自己被打劫了,總之把大家搞得團團轉,但一分錢拿不到。 據翁先生說,本月5日早8點多,他們一行三人應約前去陳英英位於布碌崙57街交六、七大道的家中拿錢。但到了那裡她卻不開門,又玩起之前的伎倆說自己不在家。憤怒下翁先生抬腳將門踢爛,然後大家各自返家。 誰知,等會腳們離去,陳英英卻報了警,轄管的72分局警員前來。很快翁先生和庄先生接到陳英英的電話說:“門被踢壞了,請你們回去協助警方調查一下門是怎麼踢壞的。” 翁先生及太太和庄先生接電後返回,被等在那裡的警員們當場給戴上手銬帶回警局,關押了24小時並過堂後才被放出。據庄先生說,他們幾人均不會說英文,警方也沒為他們提供翻譯人員,至今也不知警方控他們什麼罪。等見了媒體報導才發現他們追討拖欠的標會錢竟變成了上門追討5萬元賭債! 記者於現場聯繫了陳英英,當時她沒接。後來只會說福建話的陳英英在一名說國語友人的幫助下於電話上回答了記者的提問。最初陳英英稱她的確是欠下當事人5萬元賭債,並否認約當事人於5日早前來她家。她說:“我前一個晚上有打電話跟他們講,說我第二天不會在家,所以預約的時間要推後。” 報警華婦稱記不清所欠何款 但當記者詢問所涉金錢是否與標會有關時,陳英英的回答開始轉變。她說“自己精神有點毛病,字條裡寫得很清楚,但究竟欠什麼錢我現在也記不清了。”隨後,她又承認自己以往曾經是“會頭”。陳英英說:“我們原本合夥,後來友人欠錢,變成了三角債。賭債也有,會債也有。” 接到求助的亞總會會長陳善莊表示,儘管眾人登門是要錢,但行為必須遵守法律。另外之前他們已多次呼籲在民間盛行的標會在美國是違法的,民眾不要參與。對於陳英英倒會案,他則呼籲更多受害者站出來,共同向檢方求助。

  • 兒在美十年無音信 閩婦抑鬱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13日紐約報導】來自福建長樂的華裔男子鄭林海偷渡來美已20年,但近10年來卻失聯無音信,未與家鄉的母親聯繫。思兒心切的母親抑鬱成疾,盼著兒子能來個電話道個平安,“哪怕只打一個電話也可以”。 姑媽鄭女士為尋找鄭林海於13日向美國亞總會求助。據她講述,今年39歲的鄭林海於1999年從福建偷渡來美,輾轉一些中餐館做企台。起初他依靠勤奮打工償還了偷渡債,但從10年前開始就不再和家鄉的親人聯繫,也避而不見紐約的親友。 據姑媽鄭女士說,她在2009年曾去曼哈頓華埠找過鄭林海,那時他住在市場街的一個單元內。她告訴他其母親十分想念他,並當場打電話給他媽媽,當時鄭林海和母親通了話,他媽媽還高興的哭了。但之後,鄭林海又開始不和家鄉的母親聯繫。鄭女士說,她多次致電侄兒,催促他給母親打電話,但後來他也不再接電話。等她再上門去找時,已人去屋空,鄭林海不見了。 據悉,這10年來鄭林海杳無音信,親友們即不知道他住在哪,也不知道他做什麼。後來聽人說他總在曼哈頓華埠的網吧出沒,沒錢了就去打點工,有了錢再返回網吧,至今孑身一人。姑媽鄭女士幾次去找但都無果。 鄭林海10年不和家鄉聯繫,其母親日思夜想,最終抑鬱成疾患上了抑鬱症。據姑媽鄭女士說,鄭林海的母親從27歲時開始守寡,當時年僅30歲的丈夫突然離去,留下3歲的鄭林海和生下才3個月的小弟弟,其母親含辛茹苦將兄弟倆撫養長大。說到這兒,姑媽留下了淚。 鄭女士說,鄭林海的母親目前和小兒子一家人一起生活,小兒子的各方麵條件不錯,老人家生活無憂,但思兒心切令她的抑鬱症愈發嚴重,在委託她尋找兒子時總說:“她不求錢,不求任何,只求兒子能打個電話,她就很開心。”另外,其母親也盼著兒子能回家,不管他情況如何,都不要再在外漂泊了。 接到求助的亞總會會長陳善莊也呼籲見到報導的鄭林海能盡快和20年未見的老母親聯繫,打個電話向母親報個平安,其母親的電話是(86)805-032 -7106。同時呼籲知道鄭林海下落者能和鄭女士聯繫,電話917-818-9067,或和亞總會聯繫929-999-8800。

  • 華男堪州酒駕被抓臨遞解 家人求助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12日紐約報導】在堪薩斯州一家中餐館打工的華裔男子本身背負遞解令,在今年6月因酒駕遭執法人員攔截後被捕,並於次日移送移民監獄關押,目前面臨遞解。其在紐約的家屬12日向僑團求助,希望能讓丈夫留下不被遞解回家鄉。 和兒子住在紐約的翁女士12日向美國亞總會求助,講述了其丈夫在堪薩斯州被抓的經過。據她介紹,其丈夫於2007年偷渡來美,被抓前於堪薩斯州的一家中餐館做壽司師傅。今年6月23日,丈夫在當地一家賭場娛樂時,接連喝下5、6瓶啤酒,在深夜11點多駕車返回的路上被執法人員攔下,發現他酒後駕車,遂當場逮捕。 據悉,之後當地執法人員很快發現翁女士的丈夫背負遞解令,於次日將他轉送位於威奇托市(Wichita)的移民監獄,並關押至今。翁女士說,她是在24日接到丈夫同事的電話得知他被抓,之後25日接到丈夫電話時他人已在移民監獄,目前面臨遞解。 翁女士說,丈夫的護照已於去年10月過期,目前在她手中。為了盡快將丈夫遞解出境,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這期間讓其申請返回中國的旅行證,但一直沒有申請下來,最近ICE又為他向當地中領館申請了辦理旅行證的面試時間,但翁女士不想讓丈夫被遞解回國。 據翁女士表示,丈夫偷渡來美後,遲遲辦不下身份來,她帶著兒子又於2017年偷渡來美,一家人好不容易在美相聚,目前她已提出政庇申請,若丈夫被送回去,一家人又要被拆散。 接到求助後,亞總會會長陳善莊聯繫了中領館,據有關負責領事介紹,當事人要被遣返是官方問題,中美之間簽有合作協議,他們會依照協議執行。對於當事人申請旅行證,無論是他本人前來,還是由美方執法人員帶來,均需中領館對當事人的身份信息做核實,這需要報給當事人所在的省份負責機構做仔細核查,因此耗時較長。若身份無法核實,則無法簽發旅行證。

  • 知道你在面對ICE(移民和海關執法局)時的權利

    知道你在面對ICE(移民和海關執法局)時的權利 如果聯邦移民執法機構(如ICE)與你接洽,您不必透露您的移民身份。 您有權保持沉默,請注意你擁有的權利 我在家裏有甚麼權利? 您無需開門。 您有權保持沉默。如果您與ICE說話,請留意您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會對您不利。 您可以說:"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 如果他們在找別人,您可以讓他們留下聯繫方式。您不必告訴他們在哪裏可以找到那個人。 如果ICE探員沒有法官簽署的搜查令,那麼他們在沒有獲得成年人許可的情況下不能進入您的家。 有些緊急情況例外。 如果ICE探員說他們有搜查令,您可以讓他們把搜查令從門底下塞進來。 如果ICE未經您允許卻進入您的家,您可以說:"我不同意你進來我家,請離開。" 並詢問該探員的姓名和証件編號。 如果他們開始在您家搜查房間或物品,您可以說:"我不同意你進行搜查。" 您可以聲明您不同意他們進入或搜查,但這並不意味著您可以實際抵制搜查。 我在街上或公共場合有甚麼權利? 在您說出自己的名字或其他任何信息之前,您可以問:"我可以自由地離開嗎?" 如果他們回答"是",您可以說:"我不想回答你的問題",然後走開。 如果他們回答"否",您可以說:"我想使用我不必回答問題的權利。" 然後您可以說:"我想和律師談談。" 您有權保持沉默。如果您與ICE說話,請留意您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會對您不利。 如果ICE探員試圖搜查您的口袋或物品,您可以說:"我不同意接受搜查。" 但這並不意味著您可以實際抵制搜查。 如果我被ICE逮捕,我有甚麼權利? 您有權保持沉默。如果您與ICE說話,請留意您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會對您不利。 您有權和您的律師討論。 您有權立即見律師。 您有權拒絕簽署任何文件。 如果ICE要逮捕您,您可以告訴他們您是否有醫療問題或者需要安排兒童看護。 如果您或您的親人有可能會被驅逐出境,您可以制定計劃。 […]

  • 為救兒溺水身亡 華男父母獲簽來美奔喪

    【僑報記者崔國萁7月31日紐約報導】為救兒子而不幸溺水身亡的費城華裔男子黃新強的父母,在美國亞總會和國會議員的幫助下,於北京時間31日在廣州美領館順利獲得簽證,將於近日盡快來美為黃新強辦理身後事。 這宗悲劇發生在7月21日(週日)下午2點多,當天年僅30歲的黃新強趁著休息,帶著太太和兩個年幼的孩子,在距離費城以北約1個半小時車程的比茲威州立公園(Beltzville State Park)內游玩。 事發時,其4歲的大兒子正在公園內的湖中帶著救生圈戲水,當時風將大兒子吹離了岸邊。站在岸上的太太擔心孩子生意外,叫黃新強趕緊把孩子拽回來。不諳水性的黃新強救兒心切,既沒有呼叫現場的救生員,也沒叫任何人前來幫忙,自己直接跳入水中去搭救兒子。 據悉,黃新強曾嘗試著去抓兒子的救生圈二、三次,但努力失敗,很快他自己沉入水中沒了踪影。隨後接報火速趕來的警員在湖中尋找黃新強,大約在下午3時許將其打撈上來,於現場宣布他死亡。身體不好的黃太太不堪打擊,當場昏迷過去,被送醫搶救,兩個年幼的孩子也暫由費城的親戚照顧。 悲劇發生後,死者的舅舅專門從費城趕到紐約向美國亞總會求助,亞總會向黃家提供了幫助,並聯繫了國會議員和紐約中領館。在各界的協助下,黃新強的父母於北京時間31日早晨前去廣州美領館申請面簽,當場拿到了簽證。 對此,美國亞總會會長陳善莊31日表示,儘管特朗普政府收緊移民政策,但今年向該會求助的華裔僑胞不少獲得簽證,得到人道主義的幫助,讓人欣慰。 據悉,黃新強的葬禮和身後事將在費城舉行,已拿到簽證的黃家父母將會盡快趕到,為多年未見的兒子送上人生最後一程。

  • 辦身份改出生日期 華男回國奔喪遇阻

    【僑報記者崔國萁7月29日紐約報導】華裔男子王先生(化名)在中國出生時,於當地登記生日時被搞錯,來美後申請身份時他將生日做了更改,誰知由此埋下禍根,令他近20年無法再返回中國。近日,他在家鄉的父親突然亡故,已入籍美國的他想申請中國簽證返鄉奔喪,卻因個人信息不符而被拒簽,痛苦的他“都想偷渡回中國了”。 王先生就自已的困境於29日前往美國亞總會求助。據他講述,他於2000年6月從中國福建動身偷渡來美,路上花費了長達數個月,才於2001年2月進入美國。之後他提出了政庇申請,此時他將出生日期做了更正。 據王先生說,他出生時家鄉戶籍部門將他的出生日期登記為6月12日,但母親一直告訴他其真正生日是6月18日。如此延續下來,他在國內的資料上填寫的生日均為6月12日。而在美申請身份時,他將生日更改為6月18日。 綠卡上生日與中國護照上不符 大約在2006年王先生成功獲得綠卡,又於2011年順利加入美國國籍。但因為生日的更改,卻令他至今快20年再沒能返回中國與親人團聚。王先生說,持綠卡時,因自己綠卡上的生日和中國護照上的不符,他無法返回中國。入籍成為公民後,他依舊無法獲得簽證返回家鄉。 三天前,王先生在家鄉的老父親突然亡故,其在美國的親屬全都趕回去奔喪,作為家中長子的他,依照中國習俗必須回去主持父親的葬禮。但當他向紐約中領館申請簽證時卻遭拒。 據王先生表示,因為他的生日與國內系統資料不一致,第一次去簽證時工作人員要求他補充材料,等他第二次拿著補充材料再前往時,還是被拒簽了。說到這,想到今生今世再也不能見老父親最後一面,王先生的眼圈紅了。 他說,自己20歲出頭離開中國,幾乎沒在父親面前盡過孝,現在父親過世,整個家族都等著他這個長子回去主持葬禮為父親送行,但他卻無法成行。痛苦的王先生說:“我都想偷渡回中國了!” 接到求助後,亞總會會長陳善莊幫助王先生聯繫了紐約中領館領事,並表示將跟進此事,希望能協助王先生返回中國奔喪。但陳善莊藉此提醒華裔僑胞,在申請身份時個人信息一定準確清楚,不可為了一時的需求亂更改,以免為日後製造麻煩。

  • 華男救兒溺水身亡 妻子悲痛求助社區

    家住費城的30歲華裔男子黃新強,在上週日(21日)帶著一家人前去當地的一家州立公園消夏戲水時,為了搭救被風吹離岸邊的兒子不幸溺水身亡,留下悲痛欲絕的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令人唏噓。 死者的舅舅王先生專門從費城趕到美國亞總會求助。據他講述,該不幸事件發生在上週日下午2點多,當時30歲的黃新強帶著太太和兩個年幼的孩子,在距離費城以北約1個半小時車程的比茲威州立公園( Beltzville State Park)內游玩,事發時其4歲的大兒子正在公園內的湖中帶著救生圈戲水,不久悲劇發生。 據悉,當時風將大兒子吹離了岸邊大約有7、8米遠,站在岸上的太太擔心孩子生意外,叫丈夫把孩子拽回來。不諳水性的黃新強救兒心切,既沒有呼叫現場的救生員,也沒叫任何人幫忙,自己直接跳入水中去搭救兒子。 入水後,黃新強曾二、三次嘗試著去抓兒子的救生圈,但努力失敗,很快他自己沉入水中沒了踪影。當地的警局和消防局接到報警後火速趕來,潛水員進入湖中尋找黃新強,大約在下午3時許將其打撈上來,發現他已沒了生命特徵,當場宣布其死亡。 本是全家人出遊,但瞬間丈夫溺水身亡。本身有心髒病的黃太太不堪打擊,當場昏迷過去,被送去醫院搶救,兩個年幼的孩子目前暫由費城的親戚照顧。 據前來求助的舅舅王先生表示,黃新強是福州人,來美快10年了,一直在餐館做工,本身有綠卡,而其在美的弟弟是公民,於一年多前已為父母提出了移民申請。現在噩耗傳到家鄉,黃家父母悲痛欲絕。而目前留院接受治療的黃太太更是悲慘,幾個月前生身父親剛剛過世,現在又痛失恩愛的丈夫。因此家人希望能在亞總會的幫助下,讓黃新強的父母能獲得簽證,來美和兒子見上人生最後一面。同時也希望能讓黃太太的母親獲得簽證,來美探望女兒,並照顧兩名幼孫等。 對此,亞總會會長陳善莊表示,將會聯繫國會議員和紐約中領館,協助黃家長輩能獲得簽證來美奔喪,同時因黃新強突然辭世,也令他正為太太提出的身份申請嘎然中止,由此黃太太也沒了身份,對此該會也將協助尋求議員的幫助。

  • 缺殘疾人通道 布碌崙中餐館被告

    【僑報記者崔國萁7月2日紐約報導】布碌崙一家中餐館因門前沒有殘疾人通道及設施,近日被一名殘障人士以該餐館違反《美國殘疾人法》以及紐約州和紐約市的《人權法》告上法庭,索賠損失以及訴訟費和律師費。 位於布碌崙四大道近Degraw街的林園餐館店東林先生和其房東奧索里奧(Laura Osorio)女士,2日就他們被一名殘障人士告上法庭前往美國亞總會求助。據林先生表示,他在6月28日(上週五)接到一封信,打開一看是一份訴狀,與此同時他的房東也收到同樣的訴狀。 根據林先生出示的訴訟狀顯示,有一名叫尼爾森(Kareem Nelson)坐輪椅的殘疾人和受託律師,將林園餐館、林先生以及餐館所在樓宇的管理公司和房東奧索里奧一同告上法庭,理由是林園餐館門前沒有殘疾人通道及設施,違反了相關法律,因此求償1000元,同時由被告方承擔律師費和訴訟費等。 對此,店東林先生表示,他的餐館在當地已開設10年,是一家以外賣為主的店,店前有一個不高的台階,這是他們第一次被人以門前沒有殘疾人通道而告上法庭。對於原告,林先生回憶說,他不記得店裡來過殘障人士,或許這名殘障人士沒到過店裡。 房東:每年能收到43個訴訟 房東奧索里奧之前在紐約市樓宇局工作,目前退休在家,儘管她在樓宇違規方面有豐富的知識,但她無奈地搖頭表示說,告狀的殘告以聯邦的《美國殘疾人法》( 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 )提告,讓她用不上以往的知識。 奧索里奧還表示,因父親身材瘦小,走路緩慢和步幅小,因此她沒在門前設置殘疾人通道。就因為這個,她每年能收到43個訴訟,有時一個月內接到5個,其中不少訴訟是由同一人及律師提出,讓她頗感無奈,也讓她質疑提出訴訟者的動機是有意鑽法律的空子。 接到求助後,亞總會會長陳善莊表示,殘疾人法律原意是保障殘障人士,但被一些人不當利用。前2個月曼哈頓華埠也有20多家中餐館被一名殘疾人士以門前沒有殘疾人通道告上法庭,索要賠償,他懷疑這些“專業戶”有可能轉到布碌崙開始尋找目標。因此他呼籲有此經歷的中餐館能和該會聯繫,電話929-999-8800,希望大家團結起來,向檢方反映以獲得幫助。

  • 華人工地突發中風 希望得到工傷賠償

    【僑報記者崔國萁6月27日紐約報導】布碌崙一名華裔工友近日在裝修工地上突然暈倒,送醫後被診斷為突發中風,至今該工友無法工作,失去收入。對此,有關法律人士指出,儘管該工友在工地上暈倒,但因是屬於自然疾病的中風所引發,因此無法獲得工傷賠償。 據工友陳先生(化名)的太太在美國亞總會舉行法律諮詢上講述,丈夫來美多年,一直從事裝修業。不久前丈夫去上班時,在裝修工地上突感頭暈,接著沒了力氣,整個人就軟軟綿綿地坐了下去。幸虧旁邊有東西,坐下去的瞬間丈夫扶了一下,才沒導致摔倒受傷。 據悉,之後陳先生被送到醫院,經過檢查,醫生診斷他是突發中風,所幸生命無大礙。因中風陳先生腿腳不利落,至今躺在家中無法工作,令家裡失去經濟上的頂樑柱。其太太認為丈夫是在工地上發病,希望能獲得工傷賠償。 對此,黎保利律師樓案件經理表示,工傷是指在做工時間內,於做工區域內做和工作有關的事情時受傷,才能獲得工傷賠償。但陳先生是在工地突發中風,而中風屬於自然疾病,不算工傷,因此無法獲得工傷賠償。 這已不是華人工友第一次在工作中因突發疾病而失去工作能力。不久前,本報報導過華裔男子施蘭官在今年4月於餐館上班時突然摔倒,導致腦出血被緊急送醫,至今已在醫院躺了2個月,經過治療其病情已穩定,生命也無大礙。但因其沒有醫療保險,令醫院承受了巨額醫療費用,為此醫院要求他盡快出院轉去康復中心。但因康復費用昂貴,且康復之路漫長,因此他一直沒出院。為此,醫院通知其家屬,再不出院將通知移民局和中領館將他送走。 對於近來華社不斷發生的這類事件,案件經理表示,在美華裔工友均承受著巨大生活壓力,加上平日忙於打拼生活又不做健康體檢,往往在工作中易發疾病。他建議大家平日有病要及時看醫生,以免出了事後悔都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