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Tag: legal


  • 鄰居用狗嚇華童 父母制止遭騷擾

      上週二(17日)布碌崙八大道華社一對華裔夫婦的小兒遭到一名外族裔鄰居以小狗恐嚇,被夫婦二人制止後,鄰居懷恨在心,天天趁他們店鋪關門打烊後向其店鋪潑咖啡,夫婦倆多次報警後警方也不管,令他們頗感煩心和不公。   吳先生夫婦23日前來美國亞總會求助。據他們講述,夫婦倆在布碌崙日落公園七大道交56街經營一家服飾店已5年,和鄰居們一直相處很好,且吳先生還多次見義勇為,在社區發生搶劫或其他罪案時都挺身而出,協助警察抓捕歹徒,受到稱讚。但近日他們卻遭到鄰居的不斷騷擾,多次報警求助卻沒人管。   據夫婦倆介紹,上週二正在門口玩耍的小兒突然驚叫起來,吳太太跑到外面查看,被目擊者告知一位外族裔鄰居以小狗嚇唬她的小兒,在孩子已感到害怕時對方還故意讓小狗咬孩子。吳太太見狀,便出面製止,並說了對方幾句。誰知,這名鄰居卻懷恨在心,每天在他們的店鋪關門後深夜或清晨其上班經過店舖時,向店鋪潑咖啡,且一連至今已7天,店中的監控錄像將這名鄰居的惡行全部錄下。在遭潑咖啡的第一天,吳先生報了警,轄管警局的警員前來後僅給做了一份筆錄。     到了23日,因鄰居一直不停地潑咖啡,夫婦倆不勝其擾,遂於當天又報警。但兩名警員前來後說他們不管,因為對方的咖啡並沒有潑在他們身上,也沒給他們的財產造成損失,更沒造成人身傷害,因此警方不受理。在忍無可忍下,吳先生當時生氣地說:“難道要以暴力回敬鄰居的躁擾才行嗎?”警員聽了馬上問:“你有槍嗎?”當時吳先生沒好氣地說:“可能吧”。沒想到警員立刻開始搜身,並將他的車也翻了個遍,讓夫婦倆頗感無奈。     吳太太說,我們沒有別的要求,只是希望鄰居能停止他的騷擾行為,在此情況下我們不得不向警方求助!而鄰居天天潑咖啡,她要跟在後面收拾打掃衛生,令他們不堪其苦。這件事至今也給兒子帶來嚴重陰影,之前老公多次見義勇為並協助警方破案後,兒子一直深感自豪,並立志長大要當警察。現在鄰居天天騷擾他們,小兒十分恐懼並總說:“為什麼警察叔叔不保護我們?”     法律人士:警方起碼應該警告鄰居     對於吳先生夫婦的遭遇,黎寶利律師樓案件經理表示,在鄰居企圖讓小狗咬孩子時,他們可以報警。在鄰居不斷潑咖啡騷擾時,他們報警求助正確,還應該將鄰居的住址和姓名告訴警察,警方理當受理,最起碼應該上門給那鄰居一個警告。     亞總會會長陳善莊建議他們向代表當地的市議員萬齊家辦公室投訴,並當場聯繫了轄管警局,當天下午警局派出一名沙展和兩名警員登門向吳先生夫婦了解情況並立案,然後將報告交給警局偵探展開調查,希望能盡快制止其鄰居的騷擾行為。

  • 華埠小巴司機糾紛再發酵 將請律師維權

    【僑報記者崔國萁9月11日紐約報導】曼哈頓華埠8日罷工的小巴司機們11日前往美國亞總會求助,8日當天因陳春團報警而被抓並被控罪至刑事法庭的小巴司機江愛偉表示,將聘請律師為自己討回公道,其他小巴司機則表示將會進一步採取措施維權自己。 8日疑因插隊搶客,小巴司機陳春團與江愛偉等其他司機在曼哈頓華埠再起糾紛,當時陳春團報警稱自己遭到攻擊,轄管的5分局警員前來將江愛偉帶回警局調查,一度引發數十位司機集體罷工。 這些罷工司機的數位代表11日前往美國亞總會求助。據被抓的小巴司機江愛偉表示,事發當天他沒有攻擊過陳春團,兩人根本沒發生任何衝突,是陳春團報假警而導致自己被抓。而事情的起因是不久前因陳春團再次插隊搶客,氣不過的他當時說對方不能插隊,於是他遭到陳春團的恐嚇說“他上面有人,會請他去5分局吃漢堡!” 江愛偉說,8日上午10點多,他開小巴到了華埠後,自己在車上休息和下車溜達時被陳春團看到,不久陳即報警聲稱遭到他的毆打和攻擊,導致自己被抓進5分局2個多小時。 江愛偉出示了5分局通知,上面要他11月6日前去曼哈頓刑事法庭出庭,控告他的罪名是導致身體受傷的攻擊罪。江愛偉表示,他已聘請律師認真應訴,還自己的清白,因為他根本沒有攻擊對方。 對於陳春團的報“假警”,前往求助的司機們都忿忿不平。據開小巴已25年的老司機鄭先生表示,陳春團至少報過6次假警,幾年內導致一些小巴司機被抓,因他申請保護令,令這些被抓過的司機不能靠近,使這些司機也無法繼續開小巴,一些人被迫賣了小巴而全家搬往外州,也有人改行做其他討生活。 鄭先生還表示,因陳春團每天插隊搶客,每天至少能掙到1000元,但其他司機則只能掙到200多元左右,一天下來還不夠交保險的錢,這是在“搶我們的飯碗” 。 對於陳春團不斷插隊搶客,以及在發生小矛盾時動不動就恐嚇同仁,聲稱自己“上面有人”和報“假警”來坑害同仁之舉,11日前往求助的小巴司機們認為警方不做為,並表示下一步會採取更多措施維權自己,除了會繼續罷工外,也不排除向市警總局內務調查部門投訴,以及聘請律師從勞工公平競爭和就業方面來保護自己應有的權利。

  • 補充資料被抓華男已遭移民局遞解出境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29日紐約報導】背負遞解令且正在辦理政庇申請的31歲華裔男子林先生於27日依約前去移民局遞交補充資料當場被抓後,移民局快速行動,已於29日凌晨4時許將他押至新澤西紐瓦克機場送上飛機遞解出境,29日晚他人已被送回了中國北京。 本報曾於28日報導過在賓州距離費城不遠的一個地方與太太共同經營一家外賣店的華裔男子林先生,在27日下午2點多,在律師和太太的共同陪同下,應移民局要求前去為自己的政庇申請遞交補充資料時當場被抓。 而林先生被抓後,移民執法人員的動作十分迅速,當天就將他轉移至新澤西的一家移民監獄。聞知消息的紐約親友曾於28日下午開車幾個小時趕至監獄,希望能探望林先生但遭拒。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9日凌晨4點多,林太太突然接到丈夫的電話,原來林先生已於當天凌晨被兩名執法人員押送到了新澤西紐瓦克機場,抵達機場後執法人員將沒收的手機還給了他,允許他和家人通話道別,由此林太太才得知丈夫已快速被遞解。 據悉,按照移民局的安排,林先生先從紐瓦克機場起飛,早上8點多又從得州再搭乘飛機飛往北京入境。而林先生在得州轉機時,等他剛從機艙走出時當地的移民執法人員早已等候,直到再次將他押送至轉飛中國的飛機上。 據介紹,林先生在2009年從福建偷渡來美,當時提出政庇申請失敗而被法官下達了遞解令。但林先生選擇留在了美國,並按移民局要求每年去報到一次。 上月他再次按時去報到時,移民官要求他把護照帶過去,說是為了核實他申請政庇的一些信息。他不疑有詐,將護照交了上去,其實“圈套”已在編織中。果不其然,27日下午他按照移民局的要求去補件時當場被抓。 據林太太介紹,她和丈夫於2年多前結婚,目前小孩才一歲多。而辦喜事令他們花費不菲。為了打拼生活,丈夫在福建家鄉的父母又藉下超過10萬美元的債務,讓他們小夫妻在離費城不遠的地方開了一家外賣店謀生。夫妻倆起早貪黑打理外賣店已近2年,本想接下來店鋪賺錢後能開始償還債務,不成想丈夫卻被抓并快速地被遞解出境,令他們夢碎。 對此,接到求助的亞總會會長陳善莊再次呼籲身上有遞解令或有案底的僑胞,在當前形勢下,應移民執法機構要求前往時,行前務必慎思,並要聽取專業移民律師的建議。

  • 華男返美綠卡被扣 按約去取反遭逮捕

    布碌崙一名持有政庇綠卡的華裔男子,不久前返回中國家鄉探親,返回紐約時在機場綠卡被扣。之後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依照移民局的通知前去取回被扣綠卡時竟遭逮捕,目前被關押在移民監獄中。 美國亞總會近日接到華裔男子張先生(化名)的電話求助。據悉,張先生當年從福建偷渡來美,後來通過宗教信仰受迫害而申請了政治庇護綠卡並獲批,至今持有綠卡多年。 這期間,張先生依靠自己的勤奮和努力有了自己的事業,並成家生子。去年他又提出公民申請,並已通過了入籍考試,卻不被批准。幾月前,得知家鄉長輩病重後,他趕緊返回探望。 辦完事他搭機返回紐約,像往常一樣排隊等待入境時卻遇到麻煩。 當時在海關執法人員仔細盤問後,告訴他的永久綠卡被扣留,執法部門要做進一步的調查。他趕緊請了律師,在律師交涉下張先生被海關人員簽發了一張臨時綠卡允許入境,但永久綠卡還是被扣壓。 幾週前,張先生收到移民局通知,請他在約定的時間前去移民局取回被扣的綠卡。以為沒事的他依約前往,誰知他竟遭逮捕,並被送進紐約附近的一家移民監獄關押至今。 張先生被抓,令其家庭和生意都受到很大影響。儘管移民局目前並沒有要遣返他,他也請了律師,於獄中等待上庭。但憂心忡忡的他生怕自己被遣返,由此讓一家人被拆散。 對此,律師表示,張先生需盡快採取法律行動,就其案件展開法庭審理,這是憲法賦予他的權力。 另外,律師相信移民執法部門不會因當事人持有政庇綠卡返回母國而實施逮捕,當事人被抓應另有其他深度原因,比如說之前是否有遞解令,是否有其他案底,是否在相關申請中有造假嫌疑等。 律師表示,在目前特朗普實施的移民政策下,移民欺詐已是打擊重點,這包括造假的移民律師和依靠造假拿到綠卡者均會受打擊。 目前出境時要三思 亞總會會長陳善莊提醒所有持有政庇綠卡的僑胞,在當前的移民政策下出境時要三思,尤其在自己存有其他問題下,出境更要謹慎和小心。

  • 遭家暴失生活來源 八大道​​華女求助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20日紐約報導】之前,本報曾報導過布碌崙八大道一對已養育兩個小孩但未正式辦理結婚手續的華裔夫妻,因日常生活瑣事爭吵,導致女方遭男方家暴。上週六(17日),男方再次掐脖家暴女方時,被接到報警趕來的警方將其逮捕,並控罪至布碌崙刑事法庭。 華裔母親古女士19日下午帶著兩個年幼的兒子,在妹妹陪同下再次前往美國亞總會求助。據她講述,上週六她要帶小兒去看病,但遭到男方的反對,不允許她將孩子帶出去,結果兩人又吵了起來。爭執中,男方掐住她的脖子要把她從房間裡拖出。擔心自身安全的她報了警,轄管警局前來將施暴的男方逮捕,同時法院也向她簽發了保護令。 據古女士介紹,她於2016年和男方開始同居,並養育了兩個兒子﹐但兩人至今未正式註冊結婚。起初男方對她很好,但染上賭癮後人就變了,兩人因日常生活瑣事不斷爭吵,導致關係出現裂痕。 在7月的一次爭執後,男方動手打了古女士。為此,古女士曾向美國亞總會求助,當時男方否認家暴,但接受以後遇事要心平氣和商量的建議,誰知上週六古女士又遭到家暴。說到此,古女士流下眼淚。據介紹,兩人關係出現裂痕後,男方將臥室加鎖,不讓古女士進入,無奈她帶著年幼的兒子睡客廳。兩個孩子一個今年2歲4個月,一個只有9個月。 帶著兩個幼兒的古女士,因報警導致男方被抓後,面臨本月底要搬出男方租賃單元的困境。據古女士說,上次家暴經調解後,她和男方當時商量好一人負責照顧一個小孩。她在請了保姆照顧自己負責的一個幼兒後,前往外州在一家餐館做企台,月收入只有2千多元,僅夠付保姆錢。後來在男方要求下,她又返回家中照顧小孩。但到本月底,她和兩個年幼的小兒不僅面臨著無處居住的窘境,同時也因要照顧孩子而無法工作,失去生活來源。 接到求助的亞總會會長陳善莊呼籲社區善心人士能向古女士及其兩個幼兒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她們度過眼前的難關。若社區有援助機構或愛心組織能提供資源協助古女士照看幼兒,容她抽身外出打工掙錢養育孩子也可以。愛心人士若捐款,請將支票寄至71220 10th Ave, Brooklyn, NY 11228,支票抬頭請寫Er Mei Gu;提供幫助資源者,請致電亞總會929-999-8800。

  • 華人酒莊店員砸傷顧客 店主憂賠償訴訟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19日紐約報導】在布碌崙由華人經營的一家酒莊,不久前發生了一起顧客和店員起衝突事件,爭執中盛怒的店員抄起一個玻璃酒瓶砸向對方,導致顧客頭部受傷。為此,華裔店主因擔心受傷的顧客會向店鋪提告求償而憂心不已。 酒莊的老闆林先生(化名)19日前來美國亞總會做法律諮詢。據他講述,他在布碌崙佛拉特布什區(Flatbush)經營酒莊已多年,因當地是非裔社區,因此他僱傭了幾名非裔和西裔店員。 7月中旬,一名印度老顧客前來買酒時,不知何故和一名店員起了衝突。 據林先生說,是顧客先開始辱罵非裔店員,憤怒下店員抄起一個小酒瓶砸向對方,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顧客的頭部而令其受傷。而事發時他本人不在店內,聞訊後他趕回店中見到地面上有不少鮮血。 據悉,受傷的顧客被送醫後,頭部縫合了十幾針,店員也被警方逮捕。目前布碌崙檢方已著手對涉事店員提出刑事起訴,但受傷的顧客卻一直不去檢察官辦公室簽名,由此令林先生擔心顧客最後會向酒莊提出求償訴訟。 對此,黎保利律師樓案件經理則讓林先生放寬心,即使受傷顧客提出索賠,在法庭判決後應由酒莊購買的保險來負責賠償。案件經理還表示,在衝突中誰先動手,誰承擔責任,若是店員先動手,且之前店員沒有犯罪案底,則法庭會按一般刑事案件來處理。若動手店員之前有案底,則店主林先生僅承擔疏忽責任。 因該案傷者受傷不重,案件經理相信最終的賠償金額不會太大,法庭判決的額度應在保險公司承保的金額內。案件經理指出,若法庭判決的額度超過保險公司承保的金額,則酒莊需承擔超出部分的賠償。但一旦受傷的顧客接受了保險公司的賠償並簽了字,若日後想再多獲得賠償而向酒莊提告則不可。

  • 上門索債案案情反轉 當事人現身透露隱情

    上週末本報曾報導過有三名華人登門,向一名拖欠5萬元賭債的陳姓華裔婦女討債,因企圖強行入室而遭逮捕。但隨著當事人的現身,該案卻大反轉。據稱,案中報警的陳姓華婦是閩籍社區多個標會的會頭,2年前倒會後拖欠會腳們至少上百萬元。事發當天幾名會腳依約前去拿錢時,陳姓會頭又故技重施避而不見,一名會腳出於憤怒而踢門,遭會頭報警而令幾人被捕。 在該案中遭逮捕的華裔男子翁先生、庄先生,以及其他三名會腳13日下午前去美國亞總會求助,從而令案件背後的隱情曝光。據悉,在上述案件中被抓的是翁先生及其妻林女士和莊先生,而報警的是他們所入標會的會頭陳英英。 據莊先生表示,他們一眾人先後在2013年至2015年間加入陳英英的標會,那時陳經營著6、7個標會,陳之前在衣廠做工,和會腳中不少人是同事,他的太太也和她是同事,當時陳英英還專門到他家動員他們入會。出於信任,他和太太入了會,誰知卻上了賊船。 莊先生說,2017年陳英英開始倒會,並以各種藉口拖欠眾會腳的錢不還,僅他被拖欠的就有7萬元之多。在上述報警案中被抓的翁先生說,他太太被陳英英拖欠5萬元,當天前來求助的陳先生和另一名會腳說分別被拖欠5萬元和3萬多元。據他們粗略估算,眾會腳遭陳英英故意拖欠的錢至少有上百萬元。 據介紹,為了追回他們辛苦打工的血汗錢,這2年間會腳們無數次向陳英英追討,而對方以各種藉口不還,或者開出假的支票給他們,等會腳將支票存入銀行時不僅跳票還遭罰款。 當天前來求助的幾名人士均出示了他們所在標會的會單,以及陳英英之後寫下,但從沒兌現過的各種借款或還款字條。莊先生說,眾會腳已要了無數次,但都無果。而陳英英經常玩弄的伎倆就是答應“還錢”,等大家依約上門拿錢時,她則找出各種藉口避而不見,或說自己突然生病了,或有急事外出了,或說自己被打劫了,總之把大家搞得團團轉,但一分錢拿不到。 據翁先生說,本月5日早8點多,他們一行三人應約前去陳英英位於布碌崙57街交六、七大道的家中拿錢。但到了那裡她卻不開門,又玩起之前的伎倆說自己不在家。憤怒下翁先生抬腳將門踢爛,然後大家各自返家。 誰知,等會腳們離去,陳英英卻報了警,轄管的72分局警員前來。很快翁先生和庄先生接到陳英英的電話說:“門被踢壞了,請你們回去協助警方調查一下門是怎麼踢壞的。” 翁先生及太太和庄先生接電後返回,被等在那裡的警員們當場給戴上手銬帶回警局,關押了24小時並過堂後才被放出。據庄先生說,他們幾人均不會說英文,警方也沒為他們提供翻譯人員,至今也不知警方控他們什麼罪。等見了媒體報導才發現他們追討拖欠的標會錢竟變成了上門追討5萬元賭債! 記者於現場聯繫了陳英英,當時她沒接。後來只會說福建話的陳英英在一名說國語友人的幫助下於電話上回答了記者的提問。最初陳英英稱她的確是欠下當事人5萬元賭債,並否認約當事人於5日早前來她家。她說:“我前一個晚上有打電話跟他們講,說我第二天不會在家,所以預約的時間要推後。” 報警華婦稱記不清所欠何款 但當記者詢問所涉金錢是否與標會有關時,陳英英的回答開始轉變。她說“自己精神有點毛病,字條裡寫得很清楚,但究竟欠什麼錢我現在也記不清了。”隨後,她又承認自己以往曾經是“會頭”。陳英英說:“我們原本合夥,後來友人欠錢,變成了三角債。賭債也有,會債也有。” 接到求助的亞總會會長陳善莊表示,儘管眾人登門是要錢,但行為必須遵守法律。另外之前他們已多次呼籲在民間盛行的標會在美國是違法的,民眾不要參與。對於陳英英倒會案,他則呼籲更多受害者站出來,共同向檢方求助。

  • 兒在美十年無音信 閩婦抑鬱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13日紐約報導】來自福建長樂的華裔男子鄭林海偷渡來美已20年,但近10年來卻失聯無音信,未與家鄉的母親聯繫。思兒心切的母親抑鬱成疾,盼著兒子能來個電話道個平安,“哪怕只打一個電話也可以”。 姑媽鄭女士為尋找鄭林海於13日向美國亞總會求助。據她講述,今年39歲的鄭林海於1999年從福建偷渡來美,輾轉一些中餐館做企台。起初他依靠勤奮打工償還了偷渡債,但從10年前開始就不再和家鄉的親人聯繫,也避而不見紐約的親友。 據姑媽鄭女士說,她在2009年曾去曼哈頓華埠找過鄭林海,那時他住在市場街的一個單元內。她告訴他其母親十分想念他,並當場打電話給他媽媽,當時鄭林海和母親通了話,他媽媽還高興的哭了。但之後,鄭林海又開始不和家鄉的母親聯繫。鄭女士說,她多次致電侄兒,催促他給母親打電話,但後來他也不再接電話。等她再上門去找時,已人去屋空,鄭林海不見了。 據悉,這10年來鄭林海杳無音信,親友們即不知道他住在哪,也不知道他做什麼。後來聽人說他總在曼哈頓華埠的網吧出沒,沒錢了就去打點工,有了錢再返回網吧,至今孑身一人。姑媽鄭女士幾次去找但都無果。 鄭林海10年不和家鄉聯繫,其母親日思夜想,最終抑鬱成疾患上了抑鬱症。據姑媽鄭女士說,鄭林海的母親從27歲時開始守寡,當時年僅30歲的丈夫突然離去,留下3歲的鄭林海和生下才3個月的小弟弟,其母親含辛茹苦將兄弟倆撫養長大。說到這兒,姑媽留下了淚。 鄭女士說,鄭林海的母親目前和小兒子一家人一起生活,小兒子的各方麵條件不錯,老人家生活無憂,但思兒心切令她的抑鬱症愈發嚴重,在委託她尋找兒子時總說:“她不求錢,不求任何,只求兒子能打個電話,她就很開心。”另外,其母親也盼著兒子能回家,不管他情況如何,都不要再在外漂泊了。 接到求助的亞總會會長陳善莊也呼籲見到報導的鄭林海能盡快和20年未見的老母親聯繫,打個電話向母親報個平安,其母親的電話是(86)805-032 -7106。同時呼籲知道鄭林海下落者能和鄭女士聯繫,電話917-818-9067,或和亞總會聯繫929-999-8800。

  • 華男堪州酒駕被抓臨遞解 家人求助

    【僑報記者崔國萁8月12日紐約報導】在堪薩斯州一家中餐館打工的華裔男子本身背負遞解令,在今年6月因酒駕遭執法人員攔截後被捕,並於次日移送移民監獄關押,目前面臨遞解。其在紐約的家屬12日向僑團求助,希望能讓丈夫留下不被遞解回家鄉。 和兒子住在紐約的翁女士12日向美國亞總會求助,講述了其丈夫在堪薩斯州被抓的經過。據她介紹,其丈夫於2007年偷渡來美,被抓前於堪薩斯州的一家中餐館做壽司師傅。今年6月23日,丈夫在當地一家賭場娛樂時,接連喝下5、6瓶啤酒,在深夜11點多駕車返回的路上被執法人員攔下,發現他酒後駕車,遂當場逮捕。 據悉,之後當地執法人員很快發現翁女士的丈夫背負遞解令,於次日將他轉送位於威奇托市(Wichita)的移民監獄,並關押至今。翁女士說,她是在24日接到丈夫同事的電話得知他被抓,之後25日接到丈夫電話時他人已在移民監獄,目前面臨遞解。 翁女士說,丈夫的護照已於去年10月過期,目前在她手中。為了盡快將丈夫遞解出境,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這期間讓其申請返回中國的旅行證,但一直沒有申請下來,最近ICE又為他向當地中領館申請了辦理旅行證的面試時間,但翁女士不想讓丈夫被遞解回國。 據翁女士表示,丈夫偷渡來美後,遲遲辦不下身份來,她帶著兒子又於2017年偷渡來美,一家人好不容易在美相聚,目前她已提出政庇申請,若丈夫被送回去,一家人又要被拆散。 接到求助後,亞總會會長陳善莊聯繫了中領館,據有關負責領事介紹,當事人要被遣返是官方問題,中美之間簽有合作協議,他們會依照協議執行。對於當事人申請旅行證,無論是他本人前來,還是由美方執法人員帶來,均需中領館對當事人的身份信息做核實,這需要報給當事人所在的省份負責機構做仔細核查,因此耗時較長。若身份無法核實,則無法簽發旅行證。

  • 知道你在面對ICE(移民和海關執法局)時的權利

    知道你在面對ICE(移民和海關執法局)時的權利 如果聯邦移民執法機構(如ICE)與你接洽,您不必透露您的移民身份。 您有權保持沉默,請注意你擁有的權利 我在家裏有甚麼權利? 您無需開門。 您有權保持沉默。如果您與ICE說話,請留意您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會對您不利。 您可以說:"我現在不想和你說話。" 如果他們在找別人,您可以讓他們留下聯繫方式。您不必告訴他們在哪裏可以找到那個人。 如果ICE探員沒有法官簽署的搜查令,那麼他們在沒有獲得成年人許可的情況下不能進入您的家。 有些緊急情況例外。 如果ICE探員說他們有搜查令,您可以讓他們把搜查令從門底下塞進來。 如果ICE未經您允許卻進入您的家,您可以說:"我不同意你進來我家,請離開。" 並詢問該探員的姓名和証件編號。 如果他們開始在您家搜查房間或物品,您可以說:"我不同意你進行搜查。" 您可以聲明您不同意他們進入或搜查,但這並不意味著您可以實際抵制搜查。 我在街上或公共場合有甚麼權利? 在您說出自己的名字或其他任何信息之前,您可以問:"我可以自由地離開嗎?" 如果他們回答"是",您可以說:"我不想回答你的問題",然後走開。 如果他們回答"否",您可以說:"我想使用我不必回答問題的權利。" 然後您可以說:"我想和律師談談。" 您有權保持沉默。如果您與ICE說話,請留意您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會對您不利。 如果ICE探員試圖搜查您的口袋或物品,您可以說:"我不同意接受搜查。" 但這並不意味著您可以實際抵制搜查。 如果我被ICE逮捕,我有甚麼權利? 您有權保持沉默。如果您與ICE說話,請留意您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會對您不利。 您有權和您的律師討論。 您有權立即見律師。 您有權拒絕簽署任何文件。 如果ICE要逮捕您,您可以告訴他們您是否有醫療問題或者需要安排兒童看護。 如果您或您的親人有可能會被驅逐出境,您可以制定計劃。 […]